• 蟬鳴疾,夏已深。赤日炎炎似火燒的時節,人們更愿意呆在空調房里消夏避暑。想起我少年時期的炎炎夏日,卻充滿了很多樂趣。
    那時候,父母每天都早早地下地干活。我和哥哥吃完早飯,拿著鐮刀、挎個竹籃就到菜地里割韭菜、扒豇豆、摘茄子……當我們在家門口的小桌上擇菜時,左鄰右舍的小伙伴們也在忙著準備午飯了。吃飯時,家家都會把飯桌安在樹蔭下,我們端著飯碗這家走到那家,鄰居們十分熱情地招呼我們吃菜,一圈轉下來,各家的菜肴都嘗了一遍,肚子吃撐了。
    吃完午飯,大人們通常要睡午覺。趁著無人管束,我們一群男孩就會偷偷地來到河邊,脫光衣服,跳進河里。會游的,河兩岸不停地游來游去;不會游的,手抱著個腳盆或者輪胎,撲騰個不停。慢慢地,我也學會了“狗刨式”游泳,順著水流,居然也能在五六米寬的河里游上兩三個來回。只要不下雨,幾乎每天下午我們都要到河里游泳。有時候打水仗,有時候扎猛子,有時候摸河蚌……一邊玩水,一邊逗樂,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響徹村莊的上空。
    一般要在水里玩上兩三個小時,嘴唇烏了、手皮皺了,大家才戀戀不舍地上岸來,邊在太陽底下曬,邊商量接下來該干什么。頭發曬干了,意見就達成一致了。
    有時候,我們去菜地里“偷”瓜果。大家三個一群、五個一伙,也不分是哪家的菜地,看到菜瓜、香瓜、黃瓜、西紅柿、葡萄……就會邊摘邊吃起來。大家約定俗成的就是只吃不帶,就是有主家知道了,也不會生氣,這些數量有限的瓜果又能值多少錢呢,說不定,自家孩子就在其中。那時候父母是沒有閑錢給孩子買水果吃的,盛夏菜地里的不要錢的瓜果倒是解了我們的饞。
    有時候,我們會去果林場“偷”水果,桃子、梨子、蘋果、西瓜這些自家菜地沒有的“高檔”水果是我們覬覦的對象。趁著看守人睡午覺的間隙,幾個膽大的孩子就會偷偷地在外圍摘幾個回來。畢竟膽小怕事,成功率不高。偶爾也會有孩子被當場抓住,放下摘到的水果,說幾句好話,也就放回家了。
    有時候,我們會去釣黃鱔釣龍蝦??p被子的鋼針在煤油燈的火頭上熏紅折彎,就做成了釣鉤。穿上蚯蚓,在稻田的田埂上找到黃鱔棲身的洞,就靜靜地等著上鉤了。這是個技術活,極需要耐心,往往要幾十分鐘才能釣上一條。有一次我跟在一個小伙伴邊上看,忍不住說了幾句話,就被他轟走了,他嫌我講話聲大影響了黃鱔上鉤。相對于釣黃鱔來說,龍蝦就好釣多了。用一根細線拴上蚯蚓、豬肝等腥臭物,一分鐘能釣好幾只龍蝦上來。不到一小時,就能釣上滿滿一盆,晚餐桌上就能多一道菜。
    ……
    度過了快樂的下午時光,母親在灶屋里做飯,我們則忙著把大門門板卸下來,鋪在長條凳上。在上面吃完晚飯,一家人就會躺在上面納涼。母親邊為我們搖著蒲扇扇風驅蚊,邊跟我們說說家常話。小伙伴們更愿意到打谷場那邊的橋上去納涼,那里空曠通風,人多蚊子少,相當熱鬧。草席往地上一鋪,人往上一躺,吹著陣陣涼風,比家門口舒服多了。上了歲數的人還會給我們講打仗的故事、講村莊的歷史、講勵志的故事。有時候高興起來了,大家還互相拉歌。你方唱罷我登場,儼然一個文化活動中心。大人們邊說話邊納涼,我們可閑不住,有時候去捉螢火蟲,有時候去玩捉迷藏、有時候去玩老鷹抓小雞……忙得滿頭大汗、粗氣直喘,也毫不在乎。大人們不停地在邊上喊,歇歇,都歇歇,這澡都白洗了!偶爾有露天電影的時候,我們更是早早地催父母吃晚飯??钢宓?,一溜煙地就跑過去了。電影還沒開始,我們就安好了板凳,在整個場上跑來跑去,一會兒這個喊,一會兒那個叫,一會兒跑到放映機前看來看去,一會兒跑到銀幕后面東張西望……放映機打開了,亮光出來了,一只只小手伸到了鏡頭前,銀幕上出現了各種奇形怪狀,笑聲也一浪高過一浪。
    月明星稀,跑了一天、瘋了一天的我們在母親的臂彎里睡著了,小臉蛋上依然掛著笑容。
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 

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